出租车改革:给司机减免份子钱 让乘客打车不再难

浏览量:19 次

图为四月一日,南京下调出租车“份子钱”后,出租车在街头运营

酝酿多年的出租车改革,今年进入密集破题阶段。

在“专车”以及打车软件的冲击之下,出租车改革在全国多个城市落地,杭州、南京、武汉、义乌等许多城市纷纷出台相关措施。在国务院明确表示今年将出台全国性改革措施的背景下,这些改革无疑具有探路作用。

改革措施

密集袭来

9月14日,《杭州市深化出租汽车行业改革的实施意见(征求意见稿)》发布,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。意见稿提出以“经营权无偿有期限使用、清理规范经营关系”为改革重点,逐步放松总量和价格管控,自2015年1月1日起,停止收取经营权有偿使用金,实行经营权无偿使用。

据前期初步统计,杭州市将一次性退还2600余辆出租汽车近1亿元的有偿使用金,也就是俗称的“份子钱”;这引起了全国关注。同时,杭州的出租车经营权实行有期限管理,每期6年。期满后,以服务质量、信誉考核作为主要依据,将牌照优先配置给服务质量优良的经营者。

无独有偶,早在去年底,武汉市就发布意见,叫停了武汉实施多年的每辆出租车一年6400元的经营权出让金;今年3月,南京市下发通知,从今年1 月1日起,该市政府停止收取每年1万元的市域出租汽车经营权使用费;今年5月,义乌市下发方案明确指出,出租车营运权使用费从5月16日起降低5000 元,并自2016年1月1日起全部取消。

“专车”加压

出租转型

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,多位北京出租车司机表达了对“份子钱”的不满。开出租车超过15年的张师傅告诉记者,如今他每天都有七八个小时,用来交“份子钱”和付油钱,只有超时工作,才能维持每月三四千元的收入。

随着“优步”、“神州专车”的到来,出租车的生意受到冲击。事实上,在专家看来,出租车行业属于“供需两头都在抱怨”的行业。一方面,出租司机赚不到多少钱;另一方面,老百姓总抱怨打车难、打车贵,且司机服务态度不好。这种状况,已经持续多年。

增长乏力,同样让出租车饱受诟病。据统计,北京从2003年以来常住人口增长了40%,但是出租车数量只增长了1.5%;上海在过去多年里,一直只有大约5万辆出租车在运营;过去18年间,天津没有增加出租车牌照。

专车的井喷式爆发,让出租车行业感受到了真正的危机。不过,出租车司机也感受到了互联网带来的便利。如今,在中国许多城市,出租车司机装“滴滴”“快的”等打车软件早已成为常态。

全国范围

举措将出

事实上,今年5月国务院就发布了《关于2015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》,其中明确提出,将出台深化出租汽车行业改革指导意见。

改革应该朝着哪个方向?在业内人士看来,应当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,而不是像过去一样,让出租车牌照以垄断形式决定市场形态。

专家认为,放宽出租车总量和价格管控的时机已经成熟,这样才能解决多年顽疾。在原有市场格局受到冲击的情况下,消费者已经很难忍受“车难打”“脸难看”的旧状况,希望得到更好的服务。

尽管方向已基本确定,但是改革如何进行,仍需要细致讨论。此前,舆论中多次讨论的“专车”合法性、安全性等问题,都引起了监管部门注意。另外,在北京等城市,官方打车软件的推出,地方政府对出租车市场的表态等,都为出租车改革增添了话题。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出租车改革:给司机减免份子钱 让乘客打车不再难